登录  注册

通过标签“醉卧松林”发现:

永生的和平鸽
《永生的和平鸽》 --献给我们同龄的中国士兵(单人朗诵版)      作者:刘擎 王嫣 无数次,在天空和大地之间的一棵棵橄榄树旁,我伸开手掌放飞一对年轻的洁白的鸽子。   无数次,在太阳被地平线颤抖地举起又颤抖地沉入的一个个早晨和黄昏,我向着遥远的南方,唱一支深情的无词的歌。   就在亚热带丛林中那片不知名的小草上,他最后一次站起身,向祖国致敬。红色的生命之泉奔涌着,再也没有停歇。于是,那天的晚霞很红很红。   就这样,他在那片小草上献出最后一次脉搏,最后一次呼吸,献出二十二岁的年龄。就这样,他在青春里永恒。于是,他的生命永远年轻。   他是个普通的人,普通极了,是我们儿时的伙伴,我们青年时代的朋友。   他并不曾编织过关于英雄和元帅的光荣梦想,甚至并不特别喜欢那些打仗的故事。   他迷恋着他的鸽子,他的洁白美丽的鸽子。每一次当鸽子从他肩头起飞的时候,总会听到他对着篮天吹响那嘹亮的无比洒脱的鸽哨。   可是,有一天,他说,他要去当[兵]参军,他要去南方的前线。于是,在一个雾气蒙蒙的早晨,他打好背包和我们告别。   他说,南方有一对白鸽子死了,因此总有人要走上前线。是的,总有人要走上前线。   他说,他是爱鸽子的,所以他要上前线。他爱鸽子,因此他要上前线。   他说,你们生活吧,奋斗吧,幸福吧,相爱吧。你们要幸福,要相爱。   他说,洒尽鲜血是为了开放出阳光和爱情,开放出大片大片和平的天空,是为了让所有的白鸽子永远不死地自由地飞翔。   这时候,你哭了,你的脸上挂着泪珠。   他说,你还是一个小丫头,一个傻乎乎的小丫头。   他微笑着,吹响一声长长的口哨,一声口哨,一声无比优美的口哨。然后,眼睛和眼睛互相凝望着,凝望了许久,什么也没说。   最后,他拿出那对雪白雪白的鸽子,放到我们手上,转过身,踏上那条弯弯曲曲的小道。   从此,他再也没有回来,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那一天,我看见晚霞很红很红;那一天他在青春里永恒,他的生命永远永远年青。鸽子飞翔着,飞翔着,牵出长长的弧线,牵出长长的没有尽头的怀念。   我的歌回旋着,它是低低地,低低地。可我总相信,在那遥远的亚热带丛林中会有一片小草会听到这歌声,和我们一起怀念。   于是,当我们无数次面对湛蓝湛蓝的天空和血红血红的霞光,总觉得有一个掩藏的故事还不曾诉说,总觉得有一阵嘹亮的鸽哨在久久回荡。   无数次,我们伸开手掌放飞一对年轻的洁白的鸽子。无数次,我们向着遥远的南方,唱一支深情的无词的歌。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