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给自己的微信电话
00:00 / 00:00:000
19
1
回声地图
  • 594
  • 2
  • 0
  • 0
  • 7
2021-04-07 上传 类型: 人声 昆明市西苑社区
0.0
(0)
下载音频文件
使用许可协议
CC-BY-NC 许可协议
音频信息
音频格式 FLAC
文件大小 24.47 MB
比特率 642 kbps
采样率 48000 Hz (16 bit)
声道 立体声(2声道)
编码方式 VBR
猜你喜欢
相似的声音 浏览更多
  • 我支着窗框眺望,楼群之间一片寂静,长响过后只有黯淡的回声。
  • 这是一条OCAT回声体验活动的现场录音。 录音的位置在苏州河边的人行道上,面对着街道对面的一个小区高层建筑。我记录了这个瞬间——一组参与者正经过马路对面的高楼前方,一边行进一边相互交流;树上有三四只鸟,正发出清脆的叫声;马路上驶过了电动车,跑步的人掠过我的身边,两个过马路的老阿姨窃窃私语;身后的苏州河边,一些参与者们停下脚步而交谈。 远处,隐约飘来了外滩海关大楼的钟声。 我对这段录音满意的理由有两条。一是录音的位置。特定的空间结构和反射材质会导致特定的回声效果。一侧的居民楼形成了一个高大坚硬的反射空间,另一侧的苏州河面形成了一个平坦温和的反射空间——它们共同形成了一个L型声场,造就了北苏州路沿河街道在听觉上特定的回声效果。 二是录音的内容。在录制这条街道声音内容的过程中,活动的参与者们进入了录制空间。他们随机发出的声音在原有的城市声音之上,增加了一个层次。L型空间结构让他们的声音同样产生了特定的回声效果,与其他回声融为一体。 每一个正在聆听和体验这个城市的参与者,也是这个城市声音的创造者。
  • 昆明是国内仍然允许春节期间在主城区燃放烟花爆竹的城市之一。除夕夜,我在昆明北市区靠近杭瑞高速的高层居民小区的三十多层楼的阳台上,可以听见来自远方或附近的烟花爆竹声。这是一片比较空旷的区域,人口密度较少,交通也非常少,尤其在除夕夜。周围已经修建完工了一些崭新的高层居民楼,还有一些尚未完工的工地。这样的区域最适合燃放烟花爆竹,人们三三两两来到宽阔的马路上放烟花,烟花在半空中爆炸,十分绚烂,燃爆的声响也在高楼间产生回响和混响。随着现代都市发展对空气环境和声音环境的要求,燃放烟花爆竹将逐渐被禁止,这样的声音可能成为春节特有记忆。
  • 在上海大多数也都看过黄浦江、苏州河,但很少有人意识到,在上海可以看到长江。而在宝山城区的很多地方或吴淞口,蜿蜒漫长、与长江交接的界面上,都能看到一条具体的“长江”。住在这里的人,把长江当作日常。面朝长江的时候,对岸是宽广的,一览无垠,只有船、汽笛、好天气、坏天气。这有时让人产生在岛屿上看海的错觉。在涨潮阴郁的日子,有人在消波堤上执杆钓鱼,仿佛姜太公。在夜晚,江上的汽笛遥远、模糊地飘送过来,“睡在河口边上”是真实的。 录音地点(红色方块处)位于吴淞口炮台湾湿地公园。这里的长江有着另一种表达:一片河口湿地,生活着水生动植物、鸟类。这个公园的陆地基础中,还有1960年代附近多座钢厂的钢渣回填物,而这些厂在2000年之后,在政策转型下,大多”关停并转“、悄无声息。 历史在这里也是存在的,是上海”现代性“的开始,即便在人们的意识中已经退得很远。上海开埠后两年,1842年江南水师提督陈化成在这里成为民族英雄。陈化成是福建人,童年时移居台湾投靠亲族,成年从戎后,擢升过金门总兵,也驻守过厦门,最后来到还是江苏省的上海县。一个人的一生,都沿着长江来来去去,最终魂归吴淞口。 “回声”还不是“回声”的时候,它来自于谁?在回声、回声的回声中,反复的折射漫射中,我们要如何想象、分辨那个远方的主体? 回声是奇特的。在物理层面,无数种回声的集合,在听觉上依然显得清澈的:自然(鸟鸣)、海运(那几长几短、连续的汽笛声)、江水本身的回声(海浪),以及人声(人们沿着沿岸步道,试图靠近长江的“拓拓”的走步声)。唯有历史回声是如此难以“听清”,那些当年的惊涛骇浪、如今的低回。炮台在当下显得沉默、孤独,摆设而已。 不过,在这里,在靠近长江前,在穿越了与那些城市公园相似的部分,你终将可以看到一片汪洋,看到它从容不惊,不废江河万古流的样子。
  • 在FL中制作,给一个钹声添加混响,延迟。
  • 展览会的氛围。用Tascam dr40录制。
  • 这是一条新近完成的地道,地道的上方是供附近居民娱乐休闲的桃浦中央公园。我在网上查到了这个略带有一些科幻感的地道,想趁没人的时候录录回声。从地铁站到地道的路上,周边一片空荡,中央公园还未开放,居民区也相隔此地很远。 在我录完回声正要返程的时候,远处走来几个居民。他们停好自行车,拿出装备,居然开始打起了羽毛球。地道的人行道足够宽,也足够高,只是稍有不慎会把羽毛球打到机动车道上。 我不知道在中央公园开放后,这些居民会不会还选择到这个地方足够又避风的地方打羽毛球?
  • Recorded in 2010. One of my best recording of the progress of Shanghai. The sound echoes literally against the buildings across the river and symbolically as a harbinger of the future. 
  • 用ZoomH4记录在Adobe试听中进行编辑,提高对话的音量并清除不必要的声音。
  • 在房子的楼梯间打响指,空旷的混响回声,24位立体声录音。

这是一个由现代通讯工具制造出来的“回声”。在封闭的小汽车里,我用一部电话给另一部电话里的“我”打电话,两部电话的用户名均设置成“我”。拨通电话,两部电话开启免提,当两部电话距离非常接近时,收听方接收到的声音通过外放功能播放出来,又重新被拨打方的麦克风收录并传给收听方,并再次播放出来,由此形成循环反复的。随着声音被收录和播放的次数的增加,人声逐渐失真,却形成一次与自己的连线通话,在封闭空间里反复回响。


发表评论